13683316786
客服在线时间:8:00-22:00
首页 > DNA知识 > 相关知识 >

养20年的孩子不是亲生的两份亲子鉴定,翻过人生的前页

情感倾诉·真情讲述:他来倾诉,请求帮助他告别灰暗过去,重新开始美好生活养了近20年的孩子不是亲生的两份亲子鉴定,翻过人生的前页。      

   “宝贝,忙啥呢?”这是2008年5月26日刘强发给妻子赵红(化名)的一条短信,但是赵红当时不知道这条短信是自己丈夫发来的。事情是这样的。“那时,我发现她爱上网和男性网友聊天, 我工作性质几乎是常年在外,冬天能在家待上几个月,其他季节平均每月能回几次家吧,看她爱上网,我就有点不放心,想‘考验’她,于是我就买个新手机号,假装成她的网友,给她发了那条短信。”让刘强感到气愤的是, 赵红真就把他当网友,并回复了。

      刘强并没有就此收手,而是进一步“考验”赵红。“我就假装是网友跟她聊,最后我就说,我给她买了价值3000元的礼物,让她来长春铁北那头的一家旅店来找我。我老家是县城的, 那时因为工作需要, 我正在长春。 ”让刘强气疯了的是,赵红来了。“我估计她到了长春以后, 我就用我的手机号,也就是她知道的手机号给她打了电话,问她在家干啥呢,她说在家买菜呢。 其实那时她人在长春,她就这样骗我。 ”

    当赵红来到旅店,进入房间时,刘强把自己藏在被窝儿里。 赵红掀开被子。“她当时脸色就不对了,还说‘哥们,你咋在这呢? ’ 我马上就扇了她两个嘴巴子,然后我就给她的亲人打电话,接着我给我的亲人打电话, 我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,必须得离婚! ” 两人一同回到县城的老家, 双方亲人都到了场。 赵红承认了错误, 说不会再有下一次。 赵红的亲人认为,刘强这种“考验”太过分,刘强也承认这种做法不太好。 双方亲人都劝不要离婚,他们没有离婚。

     婚虽然没离, 但刘强再也不信任赵红,特别是当他发现,赵红下班回家,就把手机关机,他便不再把每月开的工资交给她,并且找机会翻看她的手机。“我承认随便翻看她手机是不对的,但那时我控制不了自己,后来我就发现,她很频繁地和一个人联系。 那是2011年年底的事了,我当时和她吵了起来,骂了她,把她手机也摔了。”这一次刘强又把双方的亲人找来,他又要离婚。“她解释说,她打麻将认识一个男的, 然后她同学的钱就借给这个男的,但是这个男的迟迟不还钱,她就给这个男的打电话催他还钱,所以联系才频繁。 我不信她的话,但她也没再说什么。”这一次双方亲人依然劝他们不要离婚,所以他们没有离婚。

    接下来的日子并不平静,吵闹、离婚、劝说不离、暂时不离、吵闹、离婚……这样的循环一次又一次,直到2012年。 这一年因为对赵红的不信任,刘强突然冒出个想法。“我就想, 快20岁的孩子是我亲生的吗? 孩子3岁时,我爸曾说过一句话,说孩子哪儿都不像我。 当时我们全家人听了,都不让他再说那样的话,所以我爸一直没有再提过这个事。”思来想去,刘强最终选择花钱去找专业机构进行亲子鉴定

    刘强是背着赵红和孩子进行亲子鉴定的,所以他的这个亲子鉴定挺不容易。 他先联系好一家亲子鉴定机构,然后以和孩子玩为由,取得了孩子的10多根头发。“这些头发根部带有毛囊,取得后我就包好,交给帮我办事那人。做这些事时,我心里特别不好受,但是如果不得出个结果,我不知道今后的路要怎么走。”按照约定好的日期,刘强收到了“亲子鉴定意见书”。 看过后, 他站不住了。刘强说到这里时,他的眼圈红了。 最后的鉴定意见是这样写的:“根据上述DNA遗传标记分型结果,不支持刘强是刘明(化名)的生物学父亲。 ” 

   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 刘强只能选择把“亲子鉴定意见书” 给父母以及亲人们看。“这件事情, 对我以及对我的父母亲人们来说就是晴天霹雳,特别是我姐,她对我孩子特别好,听说后哭得不行了。”这时的刘强精神处在崩溃的边缘,唯一支撑他的是,父母提醒他的话。“我父母提醒我, 要是鉴定错了,那可就全完了! ”在父母的提醒下,刘强决定进行二次亲子鉴定。 不幸的是,这次鉴定结果和第一次是一样的。“我这时就不想活了,杀人的心都有了!”说到这儿时刘强的眼里噙满了泪水。

    冷静下来的刘强回到家中。“我就说,来,你过来,我问你个事,她就过来了,我就问,咱俩结婚快20年了,你有没有什么事瞒我的?她说没有。无论我怎么问,她都说没有。 ”这时刘强拿出“亲子鉴定意见书”。“她看着、看着,手就开始颤抖,眼泪也下来了, 然后到了晚上, 她突然跟我说,我们结婚前, 她被强奸了! 我当时怒吼了,我说强奸了我也可以要你,但是你不能这么骗我啊! 我快50岁了,连个亲生孩子都没有啊! ”

    这一次刘强坚决离婚, 这回他的亲人也都支持。刘强本打算起诉离婚,但是最终和赵红协议离了婚。“离婚当晚10点多,她给我发来一条忏悔道歉的短信。 ”这条短信依旧保存在刘强的手机里,他说让我看看,看过后,他就会删除。“其实我早就想来找你倾诉, 但是总觉得还没有到时候, 没有勇气面对你, 现在我可以了。”让刘强鼓起勇气的是,他刚出生不久的孩子。“我离婚后,就特别想赶紧结婚有个自己的孩子, 后来同事知道我的事,就给我介绍一个, 我俩相亲后, 觉得对方不错,就闪婚了。 ”    

    刘强向我倾诉,就是希望我来帮助他完成这样一种告别仪式。他自称是我的忠实读者,对我非常信任,其实我也非常信任他。但找过我倾诉的读者都知道, 即使是倾诉,也要进行必要的核实, 所以我跟刘强说了,没看到“亲子鉴定意见书”,我也只能帮助他把告别“仪式”做一半,我特别希望,能和他一起把这个告别仪式做得彻底。于是,2014年2月25日上午,他带着两份“亲子鉴定意见书”再次来到报社。 我仔细查看了两份“亲子鉴定意见书”。

    我给了刘强一些建议,提到他养育了近20年的孩子时, 他的身体前后来回晃动,用手不停地整理自己的衣服领子,可见他现在面对那样一份情感时,是多么尴尬无助! 但我们还是谈了这个问题,谈过后,他终于能平平静静地坐在那里了。 在此,我还是要说一些话,是对他前妻说的。

    在这个事件中,孩子是好孩子,孩子是无辜的。 我想只要父母把孩子带到这世上,就必须肩负起对孩子的养育、教育等基本责任。在这个过程中,遇到一些大事情时,一定要三思而后行, 选择最优方法解决问题,而不能为了自己一时利益,去欺骗,甚至是伤害别人。因为,假如这样做,其实到最后买单的不是别人,恰恰是自己的孩子。

 更多详情:北京科鉴基因亲子鉴定中心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.
阅读 ()
  • 全国3000多家

    服务预约检测人次

  • 机构

    司法机构官方授权预约合作方

  • 预约办理

    检测快速处理

  • DNA检测预约指导

    为您推荐

  • 报告解读

    详细解读报告

Copyright 2012-2020 qinzijianding.cn 版权所有:北京科鉴基因中心(华科鉴联基因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) 京ICP备12051704号-6

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图片来源于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网站地图.sitemap

  • 在线咨询

  • 座机

  • 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