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83316786
客服在线时间:8:00-22:00
首页 > DNA知识 > 相关知识 >

亲子鉴定没有血缘关系 寻亲双方依然认亲来往

      家住市区城东的龚桂芳3岁时被遗弃在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口,养父母将她抱回家,视为亲生。15年前,从射阳婶婶那儿得知自己身世后,龚桂芳有了找亲生父母的念头。经本报报道,盐都新区徐立祥的小姨妈与龚桂芳做了亲子鉴定,结果虽让人遗憾,但双方视对方为亲人,已经认亲来往,每天视频聊天。

      龚桂芳看着亲子鉴定结果遗憾不已。结果显示没有血缘关系。“很遗憾,本想给你一个惊喜,没想到亲子鉴定结果是没有血缘关系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”前天下午,家住城东的龚桂芳和盐都的徐立祥分别与盐城晚报记者联系说,虽然结果在意料之外,但龚桂芳和徐立祥已经将对方视为亲人。龚桂芳托盐城晚报“帮你找”平台继续帮她找亲生父母,徐立祥也恳请本报帮他找四姨妈。

      近日,本版连续报道了龚桂芳想在有生之年与亲生父母见上一面的情况。龚桂芳3岁时被遗弃在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口。15年前,龚桂芳的丈夫患病离世,6年前,养父母相继去世,两个儿子还未成家。想起这么多年吃的苦头,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龚桂芳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,在有生之年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  经本报报道,龚桂芳找到了失联50年的蔡萍阿姨。“蔡阿姨和我养母是好朋友,她了解我当年被收养的情况。蔡阿姨一家对我很好,她让我有什么难处去找她,有什么心里话跟她说。”蔡阿姨愿意做龚桂芳的母亲,龚桂芳感动不已。蔡阿姨还希望龚桂芳与自己的子女来往,将来相互之间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  龚桂芳希望过一个自己的生日。虽然暂时还没有亲生父母的消息,但在此次寻亲过程中,除了纠结,满满地都是幸福。“我看望过蔡阿姨几次,也通过不少电话,我们聊了好多,听着她的声音,我就很欣慰。”养母生前与蔡阿姨是闺蜜,每次与蔡阿姨在一起,龚桂芳心里总是暖暖的。

      “我还是那句话,我不恨我的亲生父母。当初,父母将我养到3岁,家里肯定兄弟姐妹多,应该遇到了难处,才狠心将我送人,也希望我能过上好日子。”龚桂芳现在帮朋友带带小孙子打发时间。龚桂芳说,她的亲生父母如果还健在,应该有八九十岁了。“如果能找回当年送人的孩子,老人肯定非常开心,也许他们也一直盼望能在有生之年见上一面。”龚桂芳不止一次想象着。

      “听蔡阿姨说,当年,父母将我先丢在市区交通大院对面的车站,然后被人带到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口。我身上穿着夹棉的春秋衫,那时应该是秋天,外套是翻领粉色的带有水草花。”线索仅此而已。龚阿姨希望能见上亲生父母一面,也希望能与兄弟姐妹好好谈谈心里话。“我不知道自己的生日,养父母给我订的是正月初六。”龚桂芳想找回亲生父母,弄清楚自己的出生年月,在有生之年,过一个属于自己的生日。

      徐立祥委托本报寻找四姨妈。“龚桂芳很可能是我四姨妈,我看了报道,年龄、时间、地点等很多情况都很相似。”盐都新区读者徐立祥与记者通电话时,声音有些颤抖。“四姨是双胞胎,上面是3个姐姐,她是小双子,外婆将她丢在车站就到上海避难了。”徐立祥说,母亲姐弟10个,1个送人,两个夭折,现家里有姐妹7人,母亲是老大,今年70多岁。

      徐立祥与姨妈、舅舅与龚桂芳约好近日见面,“与我母亲和姨妈脸型蛮像的,四姨妈被送人时是春天,身上什么也没留。”徐立祥有些激动,立即安排小姨妈与龚桂芳做亲子鉴定

       遗憾的是,经过半个月的等待,DNA亲子鉴定结果显示没有血缘关系。“她跟我母亲和姨妈他们长得太像了,母亲认龚桂芳做妹妹。虽然龚桂芳不是我的四姨妈,但我的母亲、姨妈和舅舅们都把她当成亲人,龚桂芳每天都要和我母亲他们视频聊天。”徐立祥委托本报帮他找四姨妈,圆外婆遗愿,也圆母亲的寻亲梦。

 

更多详情:个人亲子鉴定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.
阅读 ()
  • 全国3000多家

    服务预约检测人次

  • 机构

    司法机构官方授权预约合作方

  • 预约办理

    检测快速处理

  • DNA检测预约指导

    为您推荐

  • 报告解读

    详细解读报告

Copyright 2012-2020 qinzijianding.cn 版权所有:北京科鉴基因中心(华科鉴联基因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) 京ICP备12051704号-6

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图片来源于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网站地图.sitemap

  • 在线咨询

  • 座机

  • 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