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83316786
客服在线时间:8:00-22:00
首页 > DNA知识 > 相关知识 >

万宁农户给牛做亲子鉴定

       “我的牛做了亲子鉴定。”10月29日,家住万宁市南林农场的农户永章术拿出了一张牛的“亲子鉴定书”。上面写着:经“DNA亲子鉴定,鉴定意见是:送检的小黄牛样品和母黄牛样品对应的牛存在亲子关系”。
  原来,2014年11月,永章术家丢失了6头牛。但碰巧找到了,给牛做完亲子鉴定后,万宁市公安局让永章术去牵牛回家时,永章术却说:“牛,我不要了。”暂时代养这批牛的吊罗山林场的林广容也异常苦恼,“到了年底,我要卖牛。这6头牛究竟能卖不?”而偷牛嫌疑人已经被拘留长达5个多月,这让其家属也异常委屈,“牛是捡到的,不是偷的。”
  这场“牛案”,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曲曲折折?事情还得从2014年11月中旬的一天说起。这天下午4点,永章术像往常一样,从位于南林农场大水队的家里出发,去看放养在山上的牛。这是大山养牛特有的方式。主人将牛放养在山上,每隔几天上山清点牛群的数量,平常则任由牛在山里自由活动吃草。当时,永章术共有14头牛,每隔一两天,永章术都会上山清点牛群的数量。永章术走到牛群经常活动的区域,只要唤一声,牛群就会跑过来。可是这天,只有一部分牛陆陆续续走了出来。“还有6头牛呢?”永章术有些惊讶,难道牛群跑远了,没听见?于是,永章术沿着牛群经常活动的路线寻找,可直到天黑也没见牛的踪影。连续找了10多天后没有找到牛。
      2014年12月2日,永章术向公安局报警称,自己的牛被偷了。南林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勘察后,做了相关调查与记录。此后,永章术仍继续找牛,不仅自己每天到附近山上去找,还发动南林农场的一些工人,一起帮着找牛。永章术不死心,她说:“两个小孩上学都指望着这群牛卖钱,我一定要找到它们。”奇迹真的就出现了。
  2015年1月6日,永章术与两个熟人一起,翻过放养牛的大山,一直往琼中方向找牛。走到一个叫玻璃湾水库的地方时,永章术看见有人赶着一群牛从身边走过。突然,在牛群的最后,她看到了自己丢失的牛。“我的牛平常也走最后,一看我就认出来了。”永章术压抑着激动的心情,一打听才知道,这群牛原来是南林农场新一队一个叫廖发利的牛,从琼中和平镇长兴村一个叫李兵(化名)的老板处购得。
  第二天,永章术找到了廖发利的家里,再次去确认。她仔细数了数其中一头牛的奶头,“是五个奶头,只有我的牛是五个奶头。”永章术坚信:“这就是我的牛,李兵一定是偷了我的牛,现在又卖了出去。”1月16日,万宁市公安局正式立案。DNA鉴定牛:亲子鉴定证明“牛就是我丢的牛”由于案件涉及两个县,因此由万宁市公安局负责办理。办理案件的民警黄立强说,“不能凭空说牛是谁的就是谁的。”怎么证明这6头牛是永章术的?永章术提出了一个办法,“把这6头牛牵到我家去,跟我家剩下的牛放在一起,如果合群,那就证明是我家的牛。”可这个办法似乎不科学。无奈之下,办案民警提出:给牛做亲子鉴定
  永章术记得,春节前的一天,万宁市公安局、南林农场派出所等大约5个人一起,带着她先去了廖发利的家,采集了丢失牛的样品,之后又到自己的牛群中采集样品。过了一两个月后,办案民警通知她,海南不能做牛的亲子鉴定,需要再重新采集样品。大约今年3月,万宁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再次采集了双方牛的组织样品,并送到了司法鉴定中心。4月30日,鉴定结果出来了。永章术拿出了由万宁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结果通知书,上面写着:经“DNA亲子鉴定,鉴定意见是:送检的小黄牛样品和母黄牛样品对应的牛存在亲子关系”。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,永章术特别开心,“这下终于有证据证明牛就是我的了。”
  5月22日,卖出永章术6头牛的一方——在琼中经营着槟榔园的李兵的妻子李福喜被万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由于李兵腿部有伤,行动不便,排除是李兵干的。据办案民警黄立强介绍,由于有重大嫌疑,52岁的李福喜被批捕。
  捡的牛:被拘留者家属“牛是我们捡到的”这丢失的6头牛究竟怎样到李福喜家里去的呢?“是牛自己跑到我们家去的。”李兵告诉记者,去年年末的一天下午5点左右,同村的村民梁品佳告诉妻子李福喜说,有几头牛走散了,跑到了他家的橡胶园。李福喜随即赶到了橡胶园,并将这6头牛赶回了自己家的槟榔园。 “当时,我们没有过多想这牛是谁的。”李兵说,“因为整个长兴村(琼中和平镇)就我们一家养牛。周围十几公里内都没有养牛的人。另外,这几头牛跟自己家里的牛长得也很像。”
  不过,几天后,槟榔园的工人发现有点蹊跷,这些牛跟家里其他牛不合群。李兵在山上一共放养了30多头牛,以前也曾丢过牛。于是,李兵猜测:“这次回来的牛,极有可能是以前走丢的牛,自己又回来了。”家里人并没有特别在意这个事情。就这样养了大概一两个月后,李兵便连同家里其他的36头牛一起,卖给了南林农场新一队的廖发利。而在廖发利赶牛回家的途中,正好碰上了找牛的永章术。李兵说:“如果是我偷牛,我怎么会把牛又卖回那个村呢?如果我偷了这6头牛,为什么不单独处理,而要连同自己家的牛一起卖呢?”
  “这里面有太多误会。”如今回想起整个事情,李兵说:“当时,永章术也找到了我妻子,说肯定是我们偷牛,要我们归还。可我们没有偷牛,为什么要归还?于是我们就说,这是自己家的牛。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”案件到此似乎已经有了结果。可出人意料的是,永章术竟然对办案民警说:“追回来的牛,我不要了。”
  原来,DNA鉴定结果下来,永章术再去看牛时,发现牛已经从廖发利手里转卖给了吊罗山林场一位叫林广容的人。更令永章术惊讶的是,“我过去看到我的牛,牛已经饿瘦了。另外其中有3头牛,由于分开饲养,已经很难辨认了。我怎么牵牛,万一牵错了,怎么办?”
  如今,永章术希望对方能够赔偿损失。“为了跑这个事情,我把自己的牛也卖了,放弃养牛。”今年5月,永章术将家里剩下的7头牛全部卖了,不再养牛。她一肚子委屈,“牛是我的财产,但是我不能就这样白白地牵回来。”这让办案民警黄立强为难,“我们破了案件,好不容易把牛给她追回来,她竟然不要牛了。”
  如今,这6头牛由吊罗山林场的林广容暂时代养。10月30日,林广容告诉记者,现在6头牛在他的林场养得很好。但是原本答应代养的时间只是一个月,如今快半年过去了。林广容不知道该怎么办,“到年底,我养的牛也要卖了。这6头牛究竟能不能卖呢?”李兵也同样苦恼,他的妻子在拘留所已经5个多月,“这5个多月,不知她究竟怎样了。”
  万宁市公安局办案民警黄立强说,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当中,之前已经移交万宁检察院一次,但如今又打了回来,因此需要进一步调查清楚后,再移交到检察院,进入相关法律程序。黄立强也希望永章术能够尽快领回那丢失的6头牛。
更多详情:科鉴基因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.
阅读 ()
  • 全国3000多家

    服务预约检测人次

  • 机构

    司法机构官方授权预约合作方

  • 预约办理

    检测快速处理

  • DNA检测预约指导

    为您推荐

  • 报告解读

    详细解读报告

Copyright 2012-2020 qinzijianding.cn 版权所有:北京科鉴基因中心(华科鉴联基因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) 京ICP备12051704号-6

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图片来源于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网站地图.sitemap

  • 在线咨询

  • 座机

  • 微信